困惑

矛盾掙扎似乎是我這個年級以及往下兩屆以內最嚴重的時刻,剛畢業沒多久,正在當兵的,一隻腳跨入社會舞台另一隻仍然稍稍留戀著學生時代。正好讓我不禁問自己,會不會困惑正在進行的一切。我想答案是 …

不會。

唯一害怕的事情是:「遇到了瓶頸看不懂,沒有想法沒有進度,並且最後失去信心」。看出來了嗎?並不是害怕瓶頸,沒有進度,沒有想法,而是害怕這些導致失去信心。就像前幾天看 Hofmann-Mislove 定理時,有段證明卡到陰怎麼看都找不出關係,而且也沒有想法,突然萌生退卻的意圖:應該很簡單的東西我竟然在這邊看不懂,真的能夠繼續嗎?

幸好這個看不懂的點,就在我放棄起身走一走,回來坐下就看到前後邏輯關係,順手把這點筆記下來。怯懦的意圖幸好沒有擴大,而 domain theory 僅剩下最後一部分 Stone duality in domain theory 即將告一個段落,希望在這邊結束之後,可以明確地說出 program logic 跟 denotation semantics 的關係,繼續往下個目標前進。

希望我身邊的認識的人都不要再困惑掙扎或者失去自己的目標了。儘管村上講過「女孩子一到二十歲或二十一歲,就忽然變得非常現實,於是過去很多可愛的地 方也變得很平凡而讓人生厭。」。但是,拜託,我們還不到三十歲,親愛的 Che 這個時候才進行第二次的旅行。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困惑

  1. 村上也說過:「只要音樂還響著的時候,總之就繼續跳舞啊。…不可以想為什麼要跳什麼舞。不可以去想什麼意義。什麼意義是本來就沒有的。一開始去想這種事情時腳步就會停下來。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