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惘

下午走在熙來攘往的台中市區,從既陌生又熟悉的一中街走到車站前,在周末下午五點多,正好是高中生暑輔下課,在鬧區遊玩的時間。頓時好像是高中生的世界,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年紀有些尷尬。

上公車後旁邊坐了兩男兩女,談論畢旅別班發生什麼事情,還有那個誰暗戀誰,以及全校清潔比賽連續得獎,獲得獎金之類的,腦袋跟著旋轉起來,回想在福利社前看到學妹臉紅,還是下課搶著買包子填肚子,上課時底下偷看小說,或者是留下來晚自習卻跟別班的聊到下課。上學書包幾乎全空只帶一兩本書,被老師抓到捏肚皮(好痛 …)

還幹過一些白濫的事情,一堆人下課門關起來看偷拍光碟被抓到;同學看學弟在操場放風箏飛不起來,下去示範給他看結果飛到老師辦公室,當場被教官罰站在司令台,學弟烙跑;或是拿整間電腦教室,在社團時間連線玩遊戲;把走廊當作籃球場、教室門牌當籃框,下課隨時來場五分鐘鬥牛,

砰砰砰地響著。

這些都好像是水裡倒影了。看得到,卻永遠也摸不到,大學已經度過四分之三,身邊同學不是準備出國,唸研究所,要不然就想著怎樣卡位職場出社會。即便還是學生時代,外面的觸手仍不斷戳進來,像是不知名的野獸、怪物,我們的世界逐漸被真實的世界溶入,已經從裡面開始腐化,等到發現的時候,任何抵抗都是枉然。現實就這麼戳進泡泡裡,然後破掉,如此而已。

現實是什麼呢?我迷惘著,當過去年輕歲月早已消逝而去,也早已明白那些上層與我們無緣,而又不願意自甘墮落到底層社會,只能無助地在這尷尬的位置,用些什麼來定位我們自己。龐大的資本主義是現實,無能的國家機器也是現實,我們希望藉由學歷,工作,來往上爬也是現實。

可是我也仍然什麼也不是。藉由消費定位的我們,不過是企業們告訴的,沒有人真的需要 Sony、三星、Nokia 或是 LV, Burberry, GUCCI 或是 Convex。也用不著非得要念研究所不可,承認吧,真心喜歡念書做研究的沒這麼多。

我們到底是誰?

「我們是歷史的第二胎,讓電視養大,相信我們有一天會是百萬富翁電影明星和搖滾巨星,可是我們不是。我們剛剛才知道這個事實,所以別來他媽的煩我們。」

我大概明白,為什麼面對高中生會這麼令人暈眩,他們還活在曾經包覆著我們的薄膜之內,而我們將要被踢出來,卻發現外面沒有立足之地。焦慮、困惑、煩惱,連格瓦拉人像都被消費的世界啊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