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管倒數、阿里山日出

2005 年的最後一天在嘉義管樂節度過,下午三點多出發,抵達嘉義差不多五點左右,陸續聽了幾場表演,晚餐當然是嘉義名產火雞肉飯,阿牛跟月男還喝了一杯 50 元的木瓜牛奶。 = =

印象頗深刻是建中校友團的表演,每首風格都很現代,最後的時間無亟眾人嘶吼的部份,聽得我耳朵快炸了。人數大約五十多人,但是做出來非常的有 power,整場吹下來光聽就覺得快虛脫了。不過音樂現在回想起來,不是很喜歡,我還是喜歡細緻優雅平靜的音樂啊。

接著在聽完加拿大管樂團結束之後,直接騎上阿里山去。一開始在山腳下起了大霧,能見度極低,幾乎看不到東西,只有朦朧的車燈跟分隔線的反射光,一度以為這條是往天國的路。

脫離濃霧之後又是瘋狂的騎車,幾乎是一直追著前面的車,在半夜山區用六七十的速度一台一台超過去。全程大約七十公里只騎了一個半小時,有次殺灣壓車失敗,差點就撞到旁邊的車準備飛下山,還好又壓一次轉上去。

阿里山上人潮超多,連小火車都是被擠上去的,祝山山頭據說有三千多人等日出,在上面等得頗冷的,幸好外套帶得夠厚一開始還覺得有點熱。原本在山頂有安排音樂會,不過人多到過不去,也沒機會聽范宗沛演奏。

看完日出下山後,躲到遊客中心的簡介室睡覺,昏昏沉沉睡了兩個多小時,沿路還是狂飆車,中間去奮起湖吃那一個一百不怎樣的便當,還找位子找了老半天,最後在樓梯嗑完,中途還有遊客群走錯跑上來,超丟臉的。幸好他算錯錢,變成三個 200 ,不然就真的要翻桌了 …

接下來還是努力的騎車,沒有什麼事故,雖然一樣騎得飛快,也有幾次重心沒控制好(輪胎前叉好像不行了?),只好減速過彎,其他幾乎都是點煞過灣出彎前加速。而且幾乎都從外線超車,很危險就是了。

中途還因為眼睛受不了強光,眼淚流到睜不開,晃到加油站洗臉休息,才又慢慢回到台南。回來原本想調整作息,結果馬上就睡死了。

阿里山日出剎那

(其他照片點此

這兩天的心情並沒有特別的起伏,不大像是要去跨年狂歡的人,或許本性如此不適合接受太過刺激的情緒。倒是有些事情,似乎是看開了吧,言語無意,但聽起來就是挺傷人的,能說什麼好呢。看見日出的瞬間,硬是用眼睛直視了一會,並不是期待著什麼,只是希望能夠想到些什麼。在上山的路途一個人想了一些事情,雖然都沒有結論,不過也只能如此了。

我還在這,然後回來了,一切就像是什麼都沒有變一樣,但我還是以前的我嗎?我想是,也或許不是。2005 年是個難忘的一年,每年都過得很精采比起連續劇有過之而無不及,就是這樣一步一步邁向著人生的終點。

Through, I’m still alive and live as like a human being.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